以传销为名实施抢劫,53人涉恶同庭受审

2019-09-23 来源:网络整理|

核心提示:抖音 不少人听说过,但是 抖人 你听说过没有?这是一个恶势力犯罪集团发明的 新名词 ,该恶势力犯罪集团将亲朋、网友骗到传销窝点,然后进行 抖人 ,也就是对受害人进行殴打、非法拘禁,强迫受害人交钱。8月

抖音 不少人听说过,但是 抖人 你听说过没有?这是一个恶势力犯罪集团发明的 新名词 ,该恶势力犯罪集团将亲朋、网友骗到传销窝点,然后进行 抖人 ,也就是对受害人进行殴打、非法拘禁,强迫受害人交钱。
8月3日,扬州高邮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何某等53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抢劫、非法拘禁罪案。
 \  以传销为名干着抢劫的勾当 公诉机关指控,在2016年至2018年7月期间,何某等人为谋取非法利益,形成了以传销为幌子的恶势力犯罪组织,宣称与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合作,以销售根本不存在的天津天狮所谓的化妆品为名,以交友、做生意等名义将新人骗到窝点,以强迫被害人加入传销为由,实施有组织、有分工、有步骤地实施抢劫和非法拘禁犯罪。
现在快报记者在庭审中获悉,何某等人对内宣称该恶势力犯罪集团是 人际网路营销 。
该犯罪集团有完善的组织管理体系,总管为最高层,总管管理经理,经理管理大主任,大主任管理几个主任,主任具体管理一个传销窝点,管家协助主任管理窝点。
该组织体系中只有主任以上层级才可以自由外出,其他人都只能住在传销窝点内。
他们大多选择在郊区拆迁安置的毛坯房作为窝点,为了防止受害者逃跑,他们将窗户装上护网,平时在家中还将大门反锁,并在大门后放上棉被,防止屋内声音传出去。
传销窝点实施半军事化管理,男女寝室分开,还设有惩戒室、课堂和严格的设置管理规定。
 \  新人被骗到窝点都要先被 抖 每个窝点平均在10人左右,每个窝点设一名 坐寝主任 也就是窝点的主要负责人,主要是管理窝点的日常事务。
每个窝点还设有一名 抖人主任 ,当受害者被骗到窝点时, 抖人主任 就会出面带领其他成员包围受害人,并对他们进行暴力威胁,搜走受害人的钱物和手机等通讯工具。
受害人被第一次 下马威 之后,窝点就会为每一名受害人安排一名 带师傅 和一名 黑脸 。
带师傅 负责24小时贴身看守新人,晚上睡觉时也和 黑脸 将新人夹在中间,连上厕所、洗澡都要跟着。
而 黑脸 主要是就是一直坐在新人对面,不讲话但表现的非常凶狠,以此吓唬新人。
团伙成员每天给新人讲课洗脑,强迫新人以2800元每套的价格 投资 根本不存在的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产品。
如果新人不听话,团伙成员就会对其进行言语威胁,而且还会通过坐小板凳、扎马步、做俯卧撑、做上下蹲、不给睡觉、殴打等手段进行体罚。
而新人在接受考察,交钱 投资 后,就会成为 老板 ,但依然没有自由,而是被迫在组织内欺骗亲朋、网友进入组织,并在该组织发展下一个新人时担任角色分工,由受害人变成了犯罪分子。
在庭审中何某交代,他也是2016年时被其他人骗到该组织的,但进入该组织后,他觉得可以赚到很多钱,于是就自愿加入并组织犯罪。
  团伙内53人因涉恶站上了被告席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何某等15人构成抢劫罪,其中10人抢劫数额巨大或多次抢劫,5人普通抢劫,涉案金额最高达67万余元。
指控被告人秦某等45人构成非法拘禁罪,最高参与非法拘禁17人。
指控张某等7人同时构成抢劫罪和非法拘禁罪,应当实行数罪并罚。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以往的传销案件,传销头目多以 组织传销罪 被起诉。
而该涉恶集团以传销为幌子,行暴力抢劫之实,公诉机关遂以抢劫罪、非法拘禁罪对团伙成员提起公诉。
此次庭审预计需要四天时间,据悉,该案是高邮法院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审理的涉案人数最多、案情最为复杂的一起涉黑恶类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