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冲击波:恐需纳入央行监管

2019-07-09 来源:网络整理|

核心提示:美国社交网络巨头脸书(Facebook)在今年6月18日发布了加密货币项目Libra (天秤币)白皮书,一石激起千层浪。  起初,来自币圈和链圈(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领域)的支持声势浩大,加上得到包括维萨

美国社交网络巨头脸书(Facebook)在今年6月18日发布了加密货币项目Libra (天秤币)白皮书,一石激起千层浪。

  起初,来自币圈和链圈(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领域)的支持声势浩大,加上得到包括维萨卡(Visa)、贝宝(Paypal)等7家大型公司的支持,无疑使Libra含着金汤匙出生——假设Libra获得Visa卡16%的交易量,那么其每年的交易处理量就已高达1万亿美元,加之其稳定币的特性弥补了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不足,新兴市场巨大的跨境支付市场也令人浮想联翩,为此各界起初顶礼膜拜Libra为“区块链界的颠覆性实验”。

  很快地,Libra引发各国监管层的关注,各界开始热议——Libra是否另谋货币体系?会否冲击国际货币体系?应否纳入央行监管框架?等等。

  虽说Libra原定在2020年才正式问世,但其需要经历的考验早已开始。

  美国监管保守派已经来势汹汹,近期美国国会众议院的四位主席联名向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等多名高管发出公开信,要求其暂停所有有关Libra加密货币的开发并举行听证会;7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明确表示,Libra创造的是跨境自由流动的可兑换数字货币。这类稳定币的出现和发展,无论是从对货币政策执行,还是宏观审慎管理的角度,都离不开央行的支持和监管,以及各国央行及国际组织的监管合作。

  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副总裁、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在夏季达沃斯期间对第一财经记者所表示的那样,“我们对Libra的出世是不应该掉以轻心的,这对现有的金融体系、货币体系甚至未来的储备体系都会有很大冲击。”

  不论如何,“Libra将是一个非常好的观察对象,未来可以观察它将如何受到各国的监管,如何真正发挥在各个平台上的支付功能,如何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运用等等。”以太坊原链协会秘书长邹来辉近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称。

  Libra衍生问题引关注

  起初,各界的关注点都聚焦在Libra相较于其他加密货币的优越性上。

  例如,与大多数加密货币不同,Libra完全由真实资产储备提供支持,对于每个新创建的Libra加密货币,在Libra储备中都有相对应价值的一篮子银行和短期政府债券,以此建立人们对其内在价值的信任,这种“稳定币”的特性确保其不会像比特币那样剧烈波动。

  再如,Libra妥协了部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原则,即Libra将由多家公司和组织支持的非营利性协会运营。支持者认为,一定的妥协是为了让Libra走得更远、更具实操价值。

  Libra首批联盟的部分成员。

  更有支持者认为,Libra的出现也会解决现实社会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全球还有十多亿人口没有被传统金融服务覆盖到,例如新兴市场也是一个庞大的目标市场。发达国家的数字货币普及程度远低于发展中国家,主要是因为传统的金融服务在新兴市场发展较慢,因此数字经济为它们带来了跨越式发展的同时,Libra也能大大降低跨境汇款支付等这样的业务的成本。

  针对Libra有利于本币波动剧烈的新兴市场国家这一点,穆长春就提出了质疑——脸书表示要促进普惠金融,又强调稳定的优点,目标受众群体也主要是币值波动大的发展中经济体。但是,假如Libra能比这个经济体的本币更稳定,会吸引本币Libra化,老百姓大量用本币兑换Libra,会把本币推向贬值,而这个经济体中老百姓的经济处境会因本币贬值而恶化。“所以,对于币值不稳定的经济体而言,会引发汇率风险。”

  他称,Libra不与单一货币挂钩,盯住的是一篮子货币,这有点类似IMF的SDR(特别提款权),而这就要求IMF或类似组织来控制Libra的发行量以及监督不同货币之间的汇率关系,否则会出现汇率套利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