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息收入大降资金资产承压 这些城商行想换个活法

2019-07-09 来源:网络整理|

核心提示:利息收入下滑且规模还在扩大,利润主要来源的投资收益波动频繁,让个别城商行的盈利能力面临严峻的考验。  邯郸银行近日披露的年报显示,2018年全年,该行利息收入-2.7亿元;2019年一季度,该行利息收

利息收入下滑且规模还在扩大,利润主要来源的投资收益波动频繁,让个别城商行的盈利能力面临严峻的考验。

  邯郸银行近日披露的年报显示,2018年全年,该行利息收入-2.7亿元;2019年一季度,该行利息收入-1.49亿元。而在2017年,其净利息收入虽然不多,但尚有近4000万元。邯郸银行相关人士称,由于大多数银行已将债券投资收益计入利息收入,该行也进行了会计调整,调整后,其2018年、2019年一季度的利息收入为正。

  虽然利息收入出现亏损的银行尚属个别,但贷款规模增长,且增速快于存款,利息收入却明显下降的城商行等中小银行,有所增加。如H股上市的甘肃银行(02139.HK),2018年利息收入增长超过9%的情况下,利息净收入却下降了近5%。2019年一季度,该行利息收入、利息净收入同比均出现下降。

  “有些银行的利息亏损是策略性的,目的是为了抓优质资产、客户。”有业内人士说,少数中小银行没有长期、稳定的优质资金,导致负债成本上升;缺乏优质资产、客户,使得贷款投放受限、资产收益偏低,最终资产、资金两头受压。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一些中小银行要突破困境,需要同时开发优质客户,获得低成本资金。而定位区域的中小银行,熟悉当地市场,在扎根当地、做好客户分类的基础上,开发新的产品形态, 可以形成独特的竞争优势。

  部分利息收入策略性亏损

  根据邯郸银行年报披露,2018年全年,该行利息收入约37.8亿元,利息支出却高达40.5亿元,全年利息净收入为-2.7亿元。利息收入已经无法覆盖利息支出。

  进入2019年之后,一季度该行利息收入8.44亿元,支出高达9.93亿元,利息收入净额为-1.49亿元。而在上年同期,该行利息净收入为-8277万元,2017年则为3933万元。

  同时,邯郸银行的贷款规模环比下降,同比仍在增长。2018年、2019年一季度,该行贷款余额分别为617.7亿元、613.4亿元,同比增加约109亿元、4.4亿元,增幅分别约16%、0.7%;同期,存款余额为1113.9元、1092.8亿元,同比分别增加约79亿元、-22亿元。

  据邯郸银行统计,在2018年各银行年报中,国有大行、绝大多数股份行、城商行,均将“债券利息收入”,计入“利息收入”科目。按照这一惯例,该行将债券利息收入从“投资收益”调整到“利息收入”科目。根据中国货币网发布的《邯郸银行2018年债券年报》,2018年,邯郸银行债券利息收入为17.6亿元,计入“利息收入”科目后,其利息收入应为55.5亿元,利息净收入则为14.9亿元,占营业净收入的52.6%;投资收益13亿元,占比为45.7%。

  邯郸银行6月30日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该行贷款利息收入30.35亿元,存款利息支出25.15亿元。不计算债券利息收入,其贷款业务实现净收入约5.2亿元。

  在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中,利息收入亏损的尚属个案。但贷款规模增长,利息收入下降,或利息收益率微薄的银行,却不在少数。

  以甘肃银行为例,2018年、2019年一季度,该行实现利息收入153.2亿元、38.4亿元,利息净收入约为71.3亿元、16.7亿元,同比减少约3.5亿元、4.4亿元以上。

  大连银行一季报也显示,2019年前3个月,该行利息收入46.4亿元,支出约31.6亿元,利息净收入14.8亿元,同比减少1.4亿元以上,降幅接近9%。

  与邯郸银行一样,同期,上述两家银行的贷款规模仍在增长。截至2018年底、2019年3月底,甘肃银行贷款余额分别为1608.8亿元、1638.6亿元,同比增加约306亿元、294亿元,增幅均在20%以上,存款增加约185亿元、216亿元,增幅约为14.8%、10%,增速均远低于贷款。

  “不同银行存在差异,有些银行直接贷款利息收入低一些或亏损,是为了抓优质资产和客户,通过协议、结构性存款等方式,先把优质客户拉进来。”某上市银行中高层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这类利息收入下降甚至亏损,是属于策略性的,目的是通过其他业务反哺利息收入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