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十年共植樹五百余萬株一個退伍老兵的種樹夢

2019-04-19 来源:网络整理|

核心提示:張俊平12歲就跟著村裡的6位老人上山當了護林員,直到18歲入伍前,山林就是他的家。6年的護林生活讓他對樹的感情生了根。時光荏苒,當年的護林小伙如今已年過六旬

原標題:一個退伍老兵的種樹夢

張俊平12歲就跟著村裡的6位老人上山當了護林員,直到18歲入伍前,山林就是他的家。6年的護林生活讓他對樹的感情生了根。

時光荏苒,當年的護林小伙如今已年過六旬。從軍23載,他從普通士兵成長為一名優秀的營長。

當年,他帶著戰士們燒鍋爐,研究出浪費少又燒得暖的方法,把鍋爐房管理成能養花養魚的地方。1998年部隊轉業后,張俊平組建了一支以復轉軍人為主的隊伍,承包了满堂彩太原多家單位的供暖業務。良好的口碑和信譽,令其很快佔領了太原供暖市場的半壁江山。

“我還是最喜歡樹,就想栽一片山林”

“小時候家裡特別窮,窮怕了,就想掙錢。后來干了多年供熱,掙了錢,卻不知道該干啥了。思來想去,還是最喜歡樹,就想栽一片山林。”2009年,太原市出台政策鼓勵企業“領養荒山,可以綠化”,得知這一消息,張俊平激動得徹夜難眠,決定認養荒山。

“報紙出公告后第二天早上8點,我第一個趕到市林業局報名,認養了玉泉山。”張俊平的選擇至今令不少身邊人無法理解,但他有著自己的說法:“我種樹是因為喜歡,不是圖掙錢,所以沒那麼多顧慮。”

張俊平認養的玉泉山是太原市西山山脈西北的一段。這裡曾經礦產資源豐富,引得上百家礦場比肩而存。然而,很快憂患就隨著深埋在地下的礦產被一起採出。

隨著礦產枯竭,曾經蒼翠的玉泉山變得滿目瘡痍。山上分布著上百個開礦遺留下的尾礦(煤矸石、石膏礦渣、風化石粉等廢棄物),幾十年來,太原西山地區城市改造建筑垃圾在此傾倒,形成了5個總量超過2000萬立方的大型自然垃圾場。

持續的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讓生活在這裡的人們飽受污染之苦。沒水沒電,沒路沒樹,“雨來寸步難行,風去昏天黑地”,有的礦坑早已廢棄,但仍像釘子一樣楔在山坳裡。

“礦吃山吃得厲害。這兒過去是一座山,與遠處的山頭遙相呼應,后來被鏟平,挖成了坑。”沿著張俊平指的方向,記者看到連綿山嶺間有一處扎眼的空當,盡管現在已是植被茂密,但整個地形仍似被割去駝峰的駝背,觸目驚心,“當時這座山可以說是西山地區最破的,我就一個點一個點治理,我相信終究有一天會把它治理完。”

一片否定聲中,朝著夢想出發

認養荒山,在張俊平的親朋看來,無異於愚公移山。張俊平說:“誰都覺得這個事我不該干,家人不理解,朋友不理解,公司內部不理解,我找了20多個朋友論証,所有人都否定。老婆說就是把我累死都完不成這個事。大家都在問我‘干這個圖什麼?’”

一片否定聲中,張俊平還是朝著自己的夢想出發了。

“治理荒山先要修路,沒路人走不到跟前﹔不消除垃圾山,植樹造林,就不能還原生態﹔接下來就是考慮引水,有水樹才能活……”山體破壞面佔到玉泉山建設用地近三分之一,坡度大多超過了60度。張俊平調來大型機械,將陡峻的峭壁“削”成斜面,安裝上能站人的木棧道。工人們腰上綁著安全繩吊在崖壁上打坑、栽樹……“土要靠人一筐一筐背上去,糞要一袋一袋往上扛,人都站不穩,機器更是上不去。”

極端惡劣的環境,令張俊平團隊吃盡了苦頭。

2017年4月,山上要新修一條路,張俊平帶著兩個助手上山勘察路況。沒想到山土虛浮,張俊平一腳踩空,,從陡峭的山崖摔滑下去,“當時我的左小腿摔斷了,土埋住了腿,我坐在地上,自己拔出腿來,看到腳心已經朝上了”。

“山很陡,人再多也沒法下去抬我,使不上勁。”受傷的張俊平竟然硬是將完全斷了的左腿扭轉一圈,比照右腿的樣子掰正歸位,然后獨自手腳並用,順著土崖陡坡滑到山腳。

“當時工程特別急,5月到7月是雨季,必須在這之前完工,不然就會功虧一簣。”骨折當日中午12點,一群人把他送進醫院,下午4點,他又拗著性子讓工人把他偷偷接回了山上。他說小時候自己放過牛羊,羊腿斷了就用夾板綁住,幾個月就能好,人也一樣,沒啥大不了的。

本是一段痛苦經歷,張俊平卻說得輕鬆淡然,而真正令他頭疼的,還是山上的事:“急啊!山上的工程最少還得10年,我今年63歲了,還能干幾年?我不干下去,不是對不起別人,是對不起自己。”

認養荒山就像認養了個孩子

“我最缺的是時間,每天要按秒算,總是兩眼一睜就不知不覺挺到了晚上十來點。”他說,這些年自己住在山上十分愜意,可是為了這座山,卻一天沒輕鬆過,總覺得山上的活永遠也干不完,“每天從睜眼到晚上各種開銷就得幾十萬元,一邊掙一邊投,燒鍋爐賺到的錢都用在了山的綠化上。”

“我可以以山為家,不要收入也能過﹔但我的工人必須有收入,他們不可能以這個山為家,否則大家都沒法過。”張俊平的擔憂是有原因的,近年來,隨著集中供暖的普及,人們環保意識的提升,他的供暖業務開始遭遇困境,甚至一度停工。他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發展方向,“有錢的時候不覺得,沒錢了發現是真的難啊。”

“燒煤供暖注定不可持續,不轉型就會走下坡路。”憑著自己多年來綠化荒山的經歷,張俊平已經有目的地培養出了一支超千人規模的綠化隊伍,“我這隊伍綠化業務干得不比供暖業務水平差,計劃徹底轉型。”

近10年來,他治理開礦留下的山體破壞面近100萬平方米,治理多年傾倒的大型垃圾場2000多畝,目前山體破壞面、荒山治理已完成70%﹔共栽植各種樹木550余萬株,鋪設水網噴灌系統420公裡,噴灌覆蓋1.25萬畝﹔修建園區各類道路總長105公裡,設置停車場20萬平方米,修建公廁26座。

盡管張俊平總說路還很長,可如今的玉泉山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成為太原百姓休閑度假的一個好去處。據統計,過去幾年先后有200多萬人次來山上休閑、散步、觀光,“光去年山上開展的櫻花節,20天至少來了100萬人”。

“當初我和政府的約定就是完成山上的綠化任務,按說現在已近尾聲,但這絕不是我的目標。”張俊平說,綠化只是基礎,美化這座山才是自己心中的夢想,“安全、干淨、空氣好、老百姓願意來,吃住條件都具備……這個標准沒止境。”

“山上每個角落我都走遍了,每一個溝岔的地形我都熟悉。認養荒山,就像認養了個孩子。”面對旁人的不理解甚至質疑,張俊平說,自己沒有別的嗜好,唯一的嗜好就是種樹,已經連續9個年頭的大年初一都在山上度過,“你說我還能有啥別的想法?”(記者 胡志中)